笑面人

笑面人

《笑面人》是雨果创作于1869年的长篇小说,译本于2006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丛书名称为《译文名著文库》。小说以十七世纪末和十八世纪初的英国社会为背景,也就是从詹姆士二世起到他的女儿安妮女王统治英国的那个时期。小说讲述小说主人公格温普兰是一个爵士的后代,从小就被卖给儿童贩子,成为宫廷阴谋的牺牲品。他落到儿童贩子之手以后,被迫动过毁容手术,嘴角一直咧到耳根,脸孔因此始终像在怪笑一样,成为可怕又可笑的笑面人。他却什么都不记得。后来,他被好心的流浪人于苏斯所收养。从此,他就跟着于苏斯到处卖艺······[1]

书    名 笑面人
译    者 鲁膺
页    数 503
出版时间 2006年
开    本 32开
作    者 (法)维克多·雨果
类    别 世界名著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装    帧 平装
丛书名 译文名著文库

1内容介绍

编辑

[2]小说主人公格温普兰是一个爵士的后代,从小就被卖给儿童贩子,成为宫廷阴谋的牺牲品。他落到儿童贩子之手以后,被迫动过毁容手术,嘴角一直咧到耳根,脸孔因此始终像在怪笑一样,成为可怕又可笑的笑面人。他却什么都不记得。后来,他被好心的流浪人于苏斯所收养。从此,他就跟着于苏斯到处卖艺。格温普兰在见到于苏斯之前,还在雪地上救起过一个女婴——就是盲姑娘蒂,好心的于苏斯也把她收养了下来。历年过去了。男孩长大成人,靠他的怪脸卖艺挣钱。他们几个人四海飘泊,受尽贫穷与不幸的折磨,但是他们并没有向环境屈服,他们彼此之间充满着诚挚的感情。在颠沛流浪生活中,他和盲女孩一个丑,一个残,却萌生了最纯、最甜美的爱情。[3]

遗弃男孩的儿童贩子在海上遭遇风暴,濒死前他们在漂流瓶里写下了男孩身世的秘密。突然,漂流瓶被人完好无损地打开了。格温普兰有机会重新获得爵士的头衔。但这一切原来这是国王一手策划的阴谋。笑面人成了英国上议院议员,他必须和女公爵结婚。女公爵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前狂热地追求他,此时却翻脸无情。宫廷里充满了丑恶。笑面人在上议院庄严陈述人民的苦难,却被侮辱、轻蔑和嘲笑所包围。在议会痛斥了贵族罪行后,回到自己的同伴那里。他决计返回苦难的民众中间。这时蒂已经病得奄奄一息,终于去世,格温普兰悲痛万分,结果投海自杀。格温普兰的悲惨遭遇从而发生的那个时期,正是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后不久,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建立了君主立宪政治体。革命的结果对人民来说,只是资本主义的枷锁代替了封建主义的枷锁。财富和特权集中在一小撮统治阶级手里,广大人民依旧过着苦难深重的生活。[4]

2作品目录

编辑

目录:

第一部人世间的罪恶

绪论

第一章于苏斯

第二章儿童贩子

第一卷波特兰海湾

第一章比斯开单桅船

第二章单桅船上的人

第三章孤独的孩子

第四章怎么回事

第五章恐怖

第六章和黑夜搏斗

第二卷单桅船中海上

第一章逃亡者

第二章尚堡浅滩

第三章奇怪的云彩

第四章阿尔卡诺纳的葫芦

第五章暴风雨

第六章海上的钟声

第七章卡斯盖灯塔

第八章又一次遇险

第九章奥里尼海峡

第十章船漏水了第十一章留下了罪恶的记录

第三卷被抛弃的孩子

第一章和陷阱搏斗

第二章发现了一个小女孩

第三章寂寞无助的荒野

第四章于苏斯接受了他们

第五章一个被人破相,一个是瞎子

第二部历史是一面镜子

第一卷人类的一面镜子

第二卷格温普兰和蒂

第三卷裂痕开始

第四卷风云突变

第五卷命运之神

第六卷祸从天降

第七卷泰坦女神

第八卷上议院和它的爵爷

第九卷在地狱,不,在天堂

……

3创作历程

编辑

英国的一切都是伟大的,连不好的东西,甚至它的寡头政治也不例外。从字义上说,英国的贵族社会是名符其实的贵族社会。没有比这个封建制度更有名气,更可怕,更根深蒂固的了。说实在的,封建制度在当时是有用的。在英国,应该研究“贵族统治”这个现象,正如在法国应该研究“君主统治”这个现象一样。

这部书的真正名称应该叫做《贵族政治》。接下来的一部可以叫做《君主政治》。假如作者能够完成这两部著作,那么,下面接着写的第三部书自然就应该叫做《九三年》了。

一八六九年四月,于奥特斐尔—豪斯。

4作品鉴赏

编辑

(作者:齐越)雨果通过格温普兰他们的悲惨遭遇反映了当时的两个对立的阶级的尖锐矛盾:占绝大多数的人民群众过着贫穷困苦的生活,一小撮上层贵族穷奢极侈,道德败坏。雨果利用了丰富的历史文献生动地列举了当时英国不平等的社会面貌,揭露统治阶级的种种虚伪和丑恶。在小说里,作者完全站在同情人民的立场上为贫苦大众作辩护,描绘底层人民的疾苦。笑面人格温普兰在贵族院对一些王孙贵族的慷慨激昂的控诉,该是全书的高潮,该是对这样一个不平等社会的极为淋漓尽致的描绘:人民过着凄惨的日子,无罪的人被定了罪,八岁的小姑娘开始卖淫,煤矿工人拿煤块填肚子,渔人吃的是树皮草根,婴儿睡在地上挖出来的土洞里。除了贫穷、失业、饥荒、疾病以外,我们看到压在百姓头上的还有警察、法律、宗教、秘密逮捕、监狱、酷刑,等等。饱经沧桑的于苏斯就对格温普兰这样说过:“沉默是穷人唯一的朋友。他们只可以说一个字:‘是’。承认和同意是他们的全部权利。对法官说‘是’。对国王说‘是’。老爷们如果高兴,就赏我们几棍,我就被他们打过,这是他们的特权,他们即使把我们的骨头打断,对他们的尊严也不会有什么损害。”他又指出:“你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家里:锯掉一棵三年的小树,就得安安静静地被人送上绞刑架。……主教法庭要是判决你犯了异端邪教的罪,就该活活烧死。”在另一方面,统治阶级享受种种特权,穷奢极侈,拚命压榨百姓的血汗来供他们挥霍。女王丈夫的年俸一下子就要增加十万英镑。苛捐杂税一样一样地增加。雨果把笑面人格温普兰的悲惨故事,就安排在这样一个环境里。

格温普兰在议会里的发言,是对那个社会的一个有力的控诉,其实格温普兰和他的两个亲人—一于苏斯和蒂的悲惨遭遇本身,就是一个有力的控诉。统治者的魔手毁灭他们的幸福,即使于苏斯牢牢守住他的“沉默是穷人唯一的朋友”的信条,他也无法逃避这一只看不见的、可怕的手。这几个善良的可怜的人、他们的命运正是当时英国广大的劳动人民的普遍命运。雨果在小说中运用了他最为擅长的浪漫主义的对比手法,生动地刻画了这几个主要人物的形象。

格温普兰的脸是丑的,但是他的内心却无比美丽。当他被人抛弃,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跟死神搏斗的时候,他还想到去救另外一个孩子,担负起另外一个人的命运;他在成为爵士以后,忘记不了百姓的疾苦,痛斥了那些贵族老爷,最后情愿抛弃荣华富贵,回到自己的亲人身边。因此,“虽然大家都认为他是个怪物,可是蒂却认为他是天上的神仙。”蒂说:“长得丑,这算得了什么?做坏事才叫丑。格温普兰只做好事。所以他最漂亮。”蒂自己呢,是一个瞎子,从小就没有见过阳光,但是她“眼睛虽然看不见,却充满了亮光”。她看得到亮眼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便是格温普兰的内心的美。她一心爱着格温普兰,把格温普兰视做她的太阳。这是一个美丽纯洁的少女。于苏斯则是一个善良智慧的老人,他不顾自己穷困,收留下两个孤儿,抚养大了他们;他的才智也是惊人的,在他的身上闪耀着劳动人民的智慧的光芒。然而他深受生活的磨难,懂得一套人情世故,在恶势力的迫害下,他也不得不逆来顺受。在他们三个人之间存在着深厚的感情,他们相依为命,互亲互爱,谁也离不开谁,谁也少不了谁。他们之间这种真挚的感情,加强了小说结局的悲剧气氛。

跟他们形成强烈对照的是安妮女王约瑟安娜、大卫·第利—摩埃爵士这批人。他们残暴专横、作威作福、荒淫无耻、道德败坏,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什么丑事都做得出来。举几个例子看吧:安妮女王憎恨约瑟安娜,以能看到她嫁给格温普兰这个畸形人为一大乐事,丝毫也不顾姊妹之情。约瑟安娜和大卫·第利—摩埃两人都不愿意结婚,因为这对各自的放荡生活有许多便利。约瑟安娜甚至引诱格温普兰,想寻找堕落的乐趣,这种行为只有从她的放荡无耻的变态心理中可以得到解释。这个貌若天仙、心似蛇蝎的女人,当她最后知道格温普兰是她的真正的丈夫的时候,反而立刻把他赶走,对他说她恨他。

小说的浪漫主义特色还表现在作家对情节的安排上:整个故事是由许多出人意外的事件联结而成的。小说一开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给抛弃在荒凉的海岸上,等待着他的只有死亡,但是他却逃出了困境。这样的开头就强烈地吸引住了读者。尤其是第二部第四卷开始,约瑟安娜的来信给格温普兰带来的不安,大海中漂来的葫芦里的秘密,格温普兰突然一变而为克朗查理爵士,于苏斯看见监狱里扛出一口棺材以为格温普兰已被处死,约瑟安娜与格温普兰偶然相见,格温普兰在议会控诉统治者的罪恶,他寻找亲人不见正想跳河时看见那头几乎与于苏斯形影不离的狼狗奥莫,等等,真可以说是波澜迭起,风云变幻,而格温普兰的形象在这一连串的情节发展中也显得愈益鲜明。这是这部小说的又一特色。

然而,雨果虽然真实地描叙了一个不平等的社会面貌,但是他对那个社会的本质是缺乏认识的,因此对当时社会的阶级矛盾揭露得还是不够深刻的,也缺少正确的分析。例如,他在刻划反面人物的时候,却把一个地位属于次要的巴基尔费德罗写成了首恶,似乎没有这个人物从中施展他的阴谋诡计,格温普兰的命运可能就不会如此悲惨。至于把情节发展过多地建筑在意外的事件出现上,偶然性太大,也自然而然地冲淡了一出严肃的悲剧的性质。此外,作者引经据典、夹议插叙之处也使人感到比较多。这些都可以说是这部作品的不足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